工具钢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工具钢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爱讲笑话的男人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4:44:23 阅读: 来源:工具钢厂家

一、

男人讲了个笑话。布兰听了,捂着肚子笑得肝疼,他躺倒在红色的丝质地毯上左右打滚,笑声在空旷的宫廷肆意回荡。

王座上的埃顿再也不便放任不管,他强忍住笑意,挥手让左右近侍去扶起他们的王子。不得不说,这个平常的举动在此时此刻变得异常“危险”。我们的埃顿国王竭力压抑着的笑意险些在这一刹那儿失控,他腮上肌肉的剧烈抖动俨然是爆笑的前兆。

布兰感到了近侍盔甲下的身体在剧烈抽搐,一种压抑着笑意的异乎寻常的抽搐。宠辱不惊的王室在这个爱讲笑话的男人面前丢掉了端庄的袍子,“宫廷也要发笑,”布兰心想,“如果那些砌宫廷的冰冷砖石有笑点的话。”

“亲爱的安石阁下,”埃顿缓过劲,他一本正经地盯着那个站在殿中的、爱讲笑话的男人柔声说道,“公主她就拜托你了!”

二、

“我把她当公主!”二叔吸了口烟又吐出来,“可她呢?”他盯着我,“她做的这叫什么事?!”夕阳暖黄的余光在他脸上涂着温暖的光晕。

“我觉得,咳、那个、咳……”缭绕的香烟呛得我嗓子疼,我憋住一口气,“那个男人挺好的,”我换了口气,盯着二叔,“你多了解了解才有发言权!”

“不了解?!”二叔来了脾气,他把声音提到嗓子眼,“老子一眼把他望到底!”他这么一说,仿佛还不够解气,又恨恨地吸了一口烟,“他一准哄骗的我家闺女!”二叔眯着两只细眼,一副奸商模样,“诶,花言巧语……”

三、

“你一准会说花言巧语,”布兰领着安石穿过锦簇的花圃,他侧过身子,用一派老成的口吻问安石,“幽默的人都很擅长这个,不是么?”

“确实如此!”安石想了想,他欠下身子,垂首盯着脚下的大理石地板,“只是王子殿下,不知您从哪里听说的这个?”

“在你之前,宫廷里来过一些讲笑话的。”布兰有些不自在,他停下脚步,把嘴附到安石耳边,“你也知道,许多人仰慕公主,而公主的抑郁之症恰恰给了他们难得的机会。”他咧嘴一笑,“确切地说,你是第二百五十八个。”

安石听了,默然半晌,“王子殿下!”他叫了声布兰,欠着的身子欠得更低了。

“噢?”布兰看着他。

“安石希望您能明白,”安石也看了眼布兰,他的语气诚恳,“很多时候,花言巧语固然奏效,但‘真诚’才是沟通彼此的真正桥梁!”

四、

“我希望你俩能真诚地谈一次!”盛楠抢过二叔手里的啤酒瓶,她目光咄咄地盯着他,“你和他,你们两个男人,好好地、掏心掏肺地谈一次!”

盛楠是我二叔的闺女,她口中的另一个男人是她新近交的男朋友。

“谈?有啥谈的?”二叔皱起一副苦瓜脸,“你跟他说,我不中意他!”他往空中摸了两下,到底没有抽回他的啤酒瓶。

啤酒瓶还在盛楠手里,“不谈是吧?”她把啤酒瓶背到身后,“不谈,我以后就不让你喝酒!”

五、

酒已端到桌上,安石挨着桌子坐了下来。这是个紧靠着花圃的小房间,墙角摆着清理花圃的各种工具,墙上挂着几幅歪歪扭扭的画,安石就坐在房子当中的木桌旁。布兰把他领到这里的时候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,他拍了拍安石的肩膀,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,“你在这儿等着,她马上就来。”

安石坐着等她来。门外花圃里盛开的花卉轻吐芬芳。

六、

他来的时候,盛楠已经张罗好了一桌子的菜。二叔握着啤酒瓶坐在桌旁一言不发,他板着的脸唯有在他喝酒的时候才会出现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,那些藏在他黝黑皮肤下的时光的刻纹随着他“滋溜滋溜”的喝酒声滑稽般若隐若现。

我坐在二叔身旁。盛楠安排他们两个今天见面,她央求我一定要来,一来俩人冷场的时候,我方便暖场;二来如果他们实在谈不下去,我可以在二叔恶言相向乃至发动人身攻击前将他扑倒。

二叔寡言的模样着实让我手心捏了一把冷汗,我上下打量着他,思考着扑向他时合适的角度。

七、

公主上下打量着安石。她真是有一双小眼睛,小到安石无力分辨她眼中是否真的暗藏着某种抑郁。公主的脸贴得很近的时候,安石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他羞赧地移开目光,象征着某种意义上的败北:在面对公主这张典雅的脸蛋时,擅长幽默的“能工巧匠”安石突然失语。

“你是来讲笑话的?”公主问安石,她的声音轻柔得像天鹅的绒毛。

“是的,”安石点了点头,他站起来微欠着身子,“很荣幸见到您!公主殿下!”他的声音在微微发抖,“我叫安石!”

“嗯!”公主坐下来,她双手托腮,出神望着门外的花圃,“你讲吧!”阳光无声照着花圃里锦簇的花团。

八、

二叔开始说话的时候,盛楠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笑意,她热情地为二叔斟了一杯酒。我悬着的心这才放下。之前都是盛楠的男友在说话,这个刚入社会的男人用蹩脚的口吻对我们说着蹩脚的笑话,努力想把气氛暖起来。奈何二叔只顾闷头喝酒,板着脸一言不发。我夹在两人中间,沉默也不是,笑也不是。

现在,大家都松了口气。

二叔开始说盛楠小时候的事,说她那时候穿碎花小粉裙,头上扎俩小辫,像小仙女;再有二婶因病撒手人寰,他抱着小盛楠从天黑哭到天亮,两人眼泡都肿得像拳头,说到这里,二叔象征性地晃了晃自己的拳头;还有他带小盛楠去学校报到,两人走在又瘦又长的河堤上,夕阳衔山,晚烟萦树,小盛楠跟在他屁股后面,影子一直拖到他脚底下,弄得他不好下脚,生怕踩疼了小盛楠的影子,无奈步子迈得大些,可小盛楠哪,就像跟屁虫跟得紧紧的……二叔说到这里,声音哽咽了,他“咕噜”灌下一杯酒,“如今哪,‘跟屁虫’不跟我,她随你啦!”二叔看着盛楠的男友,眼里泛着泪花,“你要好好待她!”

九、

安石一言不发,他觉得自己的笑话既苍白又无聊。

“墙上的画都是我画的!”公主看着安石,她手里拿着画笔,画布早已挂好。安石放弃讲笑话的时候,公主便开始张罗自己的画具。

“嗯,真好看!”安石找不到别的形容词。

“谢谢!”公主温婉一笑,“猜猜看画的是什么?”她指着安石背后的那一幅。

“小狗?”安石扭过头,端详了一会儿。

“不是!”

“那是……是小马?”安石用试探的口吻。

“也不是!”公主佯作愠怒,“你呀真是够笨的!”

安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“我画的明明是花啊!”公主手指指向门外。

安石顺着她的手指望出去,阳光无声照着花圃里锦簇的花团,花朵轻吐芬芳。

十、

我一次见到二叔絮絮叨叨那么多话。

十一、

安石好像已经忘了他的幽默,现在,他与我们一样笨拙。

十二、

世间,多话的、寡言的大概只有“爱”了吧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